唐駁虎:成為美國第二分艦隊?澳大利亞自造核潛艇是天方夜譚

唐駁虎:成為美國第二分艦隊?澳大利亞自造核潛艇是天方夜譚

2021年09月19日 21:33:41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要:

1.美英加澳新五國都是講英語的盎格魯-撒克遜民族,同文同種同質。澳大利亞“反華”,並非經濟利益的問題。

2.澳大利亞潛艇部隊對中國的水域祕密偵察由來已久。但在偵察過程中,曾兩次被漁網纏住,不得不迅速逃離。澳大利亞特別重視打造潛艇力量,尤其是適合遠海、深海的大型潛艇。

3.澳大利亞堅持自主組裝潛艇,才選中與法國合作。但法澳合作也沒順利過,由於單艇造價超過55億美元,甚至比美國的核潛艇單價還高。澳大利亞早已心生退意。

4.受益於美國“印太戰略”,這次澳大利亞才被美英許諾提供核潛艇技術。但澳大利亞根本沒有核能力。澳大利亞想要自造核潛艇的話,成本將是遠超其軍費的天價,幾乎不可能。更現實的可能是澳洲接收美國即將退役的核潛艇來使用。

有些出乎意料,澳大利亞跟美英買核潛艇的事,在新聞傳播上突破了軍事領域,變成了一個熱門話題。

其實,所謂澳大利亞這8艘影子都還沒有的核潛艇,軍事意義還遠不如中國剛剛向俄羅斯買的36架卡-52K艦載直升機(俄媒報道)。

種族根源

首先,我一直不贊成亂用“五眼”這個稱呼,因為這僅是五國情報部門合作的一個代號。無法完整指代這五國的最根本的特殊關係。

從實質上來説,美英加澳新都是講英語的盎格魯-撒克遜(Anglo-Saxon)民族,同文同種同質,殖民全球開枝散葉。所以才有跨國界的緊密合作,應該依其本質,稱呼為盎撒五國。

一些只啃書本的專家,至今無法理解為什麼澳大利亞反華為何這麼跳?不與中國修復關係,竟然還要加劇摩擦?

至今還有一些評論文章,稱澳大利亞的經濟命脈是對華出口,對美國微乎其微,這種做法“極其不明智”。

我在去年揭示澳大利亞情報機構的文章中就説了,這並不是經濟利益的問題,而是人種、文明認同的根本問題。

盤踞南太平洋海域,遠離文明母國2萬公里,澳大利亞自視為西方/盎撒文明世界拓展的最遠前沿,是孤懸海外的西方/盎撒遙遠邊塞(outpost),是被野蠻人(東亞/南島人)包圍的文明孤島。

從地理上看,澳大利亞孤懸於南半球大洋中間。

在我們看來,以為這遙遠的,原本只有袋鼠、考拉的荒涼土地,應該是世外桃源般的寧靜樂土。

但在澳大利亞白人看來,這是孤獨無助,是被大量湧入的亞洲移民“吞沒”,是“黃禍”入侵的“恐懼”。

二戰期間日本南進的入侵,也強化了澳洲盎格魯撒克遜人對“北方威脅”的“警惕”。

所以,澳大利亞反華,這幾乎是地緣與種族視野的宿命必然。不要再大驚小怪了。

澳大利亞潛艇,不遠萬里偵察

與盎撒民族的老大美國緊密抱團,支持美國為主導的世界秩序,被認為是維護澳洲盎格魯撒克遜人各方面利益和價值觀的基石。

所以,在亞太,有個距離中國很遠的國家,常年對中國開展持續水下祕密偵察,為美國充當水下間諜,這個國家就是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海軍的潛艇部隊有個特點,那就是隻裝備大型遠洋潛艇,非常重視遠洋長距離潛航。

原因之一就是土澳海軍經常為美國核潛艇打前站,前出潛伏相關國家的近海水域,偵察和探測海洋蔘數,這些比較淺的海域不太適合美軍的核潛艇活動,因此使用澳大利亞的常規潛艇來當“探子”。

出於這樣的考慮,澳大利亞特別重視潛艇力量的打造,尤其是適合遠海、深海的大型潛艇。

澳大利亞潛艇部隊對中國的祕密水下偵察,至少從80年代後期就已開始。之前的任務,是“協同美國海軍將駐金蘭灣的蘇聯太平洋分艦隊封鎖在港內” 。

近30年來,就至少有兩次遇險被公開。

1992年10月,澳海軍的一艘奧白龍級常規潛艇“奧賴恩”號,從悉尼港出發祕密前往中國沿海,在上海的外海附近執行祕密監聽和監視任務。

結果被中國漁船佈設的漁網纏住了螺旋槳,不得不上浮逃離中國海域。

2007年3月,澳海軍的一艘柯林斯級常規潛艇“法恩柯布”號(HMAS Farncomb SSG 74),祕密潛航進入南海靠近中國的“軍事敏感水域”,監視中國潛艇部隊,進行破譯通信系統密碼的行動。

結果又被漁網或海水養殖線纜纏住了螺旋槳,不得不等到晚上夜深人靜才浮出水面維修,隨即迅速逃離中國水域。

第一次遇險的奧白龍級常規潛艇由英國建造,是由海豚級改進而來的,採用柴電動力,艇長90米,是英國最後一型常規潛艇,澳大利亞海軍60年代曾進口了6艘,90年代已退役。

在80年代決定替換英國“奧白龍”級潛艇的時候,澳大利亞選用了瑞典的“柯林斯”級設計。

這是基於瑞典當時最新的“西約特蘭”級潛艇(也稱A17型)的設計,但放大了3倍。排水量從1000噸出頭增加到3000噸以上。

這才達到了澳大利亞方面提出的自持力70天、續航力超過1萬海里/水面10節的要求。

澳大利亞是“柯林斯”級的唯一用户,瑞典自己並沒有採用“柯林斯”級的設計。

澳大利亞特別重視引進製造,維持本國工業生產能力。軍事航空工業實在是養不起了,但海軍造船工業還是不能放掉。

所以,澳大利亞是引進瑞典設計和技術,專門組建了國營澳大利亞潛艇公司(ASC),負責總承包和在阿德萊德造船廠的建造。

但技術轉移説來容易做來難。ASC缺乏經驗,不僅技術能力差,連決策能力都堪憂。

“哥特蘭”級潛艇的原設計是成熟的,“柯林斯”級要把瑞典的近海潛艇放大三倍。

但放大設計不是簡單地按比例放大,放大的過程帶來很多機會,也帶來更多的挑戰。

“哥特蘭”的基本艇體是經過水動力測試的,噪聲達到要求。“柯林斯”放大修改後的艇體沒有進行水動力測試,結果噪音超標。

而沒有檢驗,缺乏整合經驗的動力系統更是各種事故不斷,長期影響正常使用。

1號艇1993年下水,1996年服役;6號艇2003年才服役,2007年就打算要換新的。

已經吵了12年的法澳合作

澳大利亞在2009年宣佈招標,打算換掉柯林斯級潛艇,把排水量指標直接定在了4000噸級以上。

這樣歐洲幾個善於造潛艇的國家如德國、荷蘭、瑞典率先出局,因為他們設計的潛艇首先考慮在水淺的北海、波羅的海用,噸位才1200~1500噸。

美國已經超過半個世紀不造常規潛艇了,英國也是。只有受到限制的日本一直在搞大型常規潛艇,走核常兼備路子的法國也可以考慮。

那麼,日本和法國選哪個?

經過一番角力,澳大利亞把日本的“蒼龍”級潛艇給否了,理由是該潛艇採用的AIP技術來自瑞典,而且鋰電池不安全。

但實際的原因是,澳大利亞依然堅持自主組裝。要求日本提供技術,但潛艇本身要在澳大利亞造。日本不同意。

澳大利亞和法國也為同樣的理由吵了幾年,最後法國人妥協了。

2016年,澳大利亞決定選擇法國,把“梭魚”級核潛艇縮水改造成常規動力的“短鰭梭魚”。

澳大利亞也把潛艇力量的目標規模增加了一倍,從6艘“柯林斯”級增加到12艘“攻擊”級(“短鰭梭魚”級的澳大利亞命名)。

簽約時,合同價值500億澳元(約合365億美元),號稱是“澳大利亞史上最大的國防合約”。

首艇計劃在2027年建成,建造計劃將一直持續到2050年——30年以後。

▎澳大利亞的網紅遊戲播主進到了 “柯林斯”級潛艇的卧鋪兼魚雷儲藏室拍照

實際上,2016年法國中標之後,法澳潛艇案的進展就沒有順利過。5年了,細節合作談判多次陷入僵局。

法國人、澳大利亞人各有千秋的慵懶、傲慢德性,把這場本來就不太靠譜的“改核為常”、“技術轉讓”、“船廠提升”、“澳艇澳造”拖崩了。

▎澳大利亞的網紅遊戲播主進到了 “柯林斯”級潛艇的指揮艙

近期評估顯示,由於成本超支80%,這筆軍購要耗資大約900億澳元(660億美元)。單艇造價超過55億美元。

要知道,美國在2020年確定的建造12艘排水量8000噸的“弗吉尼亞”級核潛艇的預算總額才460億美元,平均每艘單價為38億美元。

按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的説法,今年6月開G7的時候,他已經給馬克龍透底,不想跟你玩了。

所以,法國人裝着自己很無辜地矇在鼓裏,所謂“突然被背後捅刀子”,也是演戲過度。

美英攪局,畫了一個更大的蛋糕

其實,在2012年奧巴馬“重返亞太”“亞太再平衡”的戰略下,給澳大利亞核潛艇技術就曾有過動議。後來覺得還是太敏感了。

這次美英肯給澳大利亞核潛艇技術,真讓澳大利亞喜出望外,還是託了美國“印太戰略”的福。

2016年以來,和老大美國看齊,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急劇惡化,澳大利亞也對自己的戰略地位重新“定義”,尤其是在台海和南海戰爭中的“作用”。

而美國軍費維持在7000億美元,有點跟不上印鈔帶來的軍備價格通貨膨脹,更難以維持“大國角力”,正好要多找幾個“得力幫手”。

常規潛艇的主動力是柴油機和蓄電池。水面航渡、通氣管半潛航行使用柴油機,純水下航行作戰用蓄電池,一般是鉛酸電池,電量很成問題。潛航時間很短,潛航速度很慢。

現在的AIP動力,也只是打了一個補丁,自帶了液氧等,使用斯特林內循環機、鋰電池、氫氧電池等能量密度稍大的動力,提升水下潛航時間,但依然很羸弱,航速很低。

核潛艇就不一樣了,可以持續高速潛航,具有理論上無限潛航時間,噸位大,攜帶的武器數量大,打擊能力不可同日而語。

追求大型遠洋潛艇的澳大利亞,心儀核潛艇不是一天兩天了,但由於無核政策和技術門檻,長期以來核潛艇根本不可能成為選項。

現在終於有了一個政治契機。但技術問題比政治態度可難多了。

▎美國新一代弗吉尼亞級核潛艇

首先第一個問題,就是英美給澳大利亞什麼樣的核潛艇?

美英聲稱,要用18個月的時間研究核潛艇技術轉移的問題。所以,事實上就是連技術可行性都沒有落實,幾乎是拍腦袋的構想。

▎澳大利亞潛艇項目相關型號對比圖

從上到下依次是:

澳大利亞海軍現役的柯林斯級常規潛艇;

法國此前與澳大利亞簽署合同,計劃為澳提供的“短鰭梭魚”級常規潛艇;

美國新一代弗吉尼亞級核潛艇;

美國老一代洛杉磯級核潛艇;

英國新一代機敏級核潛艇;

英國老一代特拉法爾加級核潛艇;

英國新一代機敏級核潛艇,也只計劃造7艘;

美英協助澳大利亞搞核潛艇的首要問題,就是沒有成本合適的核動力裝置。

美國早已不再研製4000~5000噸級核潛艇的反應堆,而英國機敏級的PWR2反應堆熱功率也達140MW,適裝7000噸級的核潛艇。

大馬推小車也可以,但動力艙佔比過大會影響武備、居住、自持力等其他因素,而且動力指標超出任務需求,意義不大。

所以,要造只能造7000噸以上級的核潛艇。

堅持自造,天價無底洞

其實,美國或者英國海軍直接把臨近退役的核潛艇轉讓給澳大利亞,那是最快最迅速的做法。最快1個月就能“交貨”。

但是,澳大利亞出錢造艇,是同時有經濟、技術和就業考慮的,否則也不會和日本、法國撕了7年。

▎法國“梭魚”級首艇“絮弗倫”號

根據估價,法國6艘“梭魚”級,總造價104.2億歐元,約合122億美元;單價為13.2億歐元,約合15.5億美元,而這可是核潛艇。

而澳大利亞原定的12艘“攻擊”級,總造價為900億澳元,約合660億美元;單價75億澳元,約合54.7億美元。常規縮水版是核原裝版的3.7倍!

▎英國新一代機敏級核潛艇

巨大的差價,並不在於單艇。而在於設計修改、技術轉移和船廠升級更新的費用。

工業能力已經基本全丟的澳大利亞,要在自己的船廠造4000噸級潛艇,那要需要大規模升級、培訓、購置設備,也就是重建至少半個艦艇工業體系。

法國和澳大利亞這5年的扯皮,就在於此。

▎美國弗吉尼亞級核潛艇

也就是説,澳大利亞為了自造常規潛艇,至少需要支付500億美元的船廠升級費用。

那麼,要自造核潛艇呢?1000億美元打得住嗎?估計很夠嗆。

自造核潛艇,天方夜譚

如果説造4000噸級常規潛艇需要大規模升級,建造核潛艇就需要脱胎換骨了。

要知道,澳大利亞根本沒有核能力——民用的都沒有。

澳大利亞擁有豐富的鈾資源,探明儲量佔世界33%,是僅次於哈薩克斯坦和加拿大的世界第三大鈾生產國。

但因為國內強大的反核民意。澳大利亞從未發展過核電站。

另外,核潛艇使用高濃度核燃料,差不多是武器級的。這樣才能終生(40年)不換或者半生(20年)才換一次核燃料。

美英當然可以提供,但提供高濃度核材料,明顯違反防止核擴散公約。

哪怕美英直接出口全套潛艇核反應堆,澳大利亞也需要建立一套核安全體系、核潛艇基地,才能玩得轉。

加起來,1500億美元,應該是一個起步成本。

這還沒包括單艇的基本造價。美國“弗吉尼亞”級核潛艇每艘單價為38億美元。

澳大利亞説要自造8艘核潛艇,分攤下來,估計每艘成本是220億美元。

美國“福特”號航母嚴重超支,也“才”132億美元。

後續的“肯尼迪”號、“企業”號、“多里斯·米勒”號3艘造價都預期在120億美元的水平。

澳大利亞要自造每艘220億美元的核潛艇,這得多瘋狂!

澳大利亞不是黃金堆成的國家,2021年的國防預算為446.2億澳元,約合327億美元。比2020年增長了15%,達到GDP的2.1%。

各國同例,能用於軍購的一般是軍費的1/3略多,也就是110億美元。

這是包括從子彈到戰鬥機到軍艦的所有軍購,核潛艇的錢真是不知道從哪裏來。

所以,所謂澳大利亞“自造”核潛艇,那是不可能的。最樂觀的預期,也把它推到了2040年之後。

現實一些的方案,就是美國或者英國,擴大“弗吉尼亞”級或者“機敏”級的訂單,讓澳大利亞買單,部署在澳大利亞,也就是為美國海軍“代持”。

但美英船廠的訂單預期都排到了近2030年。所以,即便這樣,澳大利亞能拿到、整合培訓形成初步戰力,最快也得是2035年了。

還有一種更現實的可能,就是澳大利亞接收美國即將退役,艇況尚可的“洛杉磯”級,冒險繼續使用。

結論

日本海上自衞隊長期被稱為美國第七艦隊的第一分艦隊和反潛分艦隊。

這下澳大利亞正式成為第二分艦隊了。説明美國要擴大在亞太的軍事規模。

所謂盟友,有錢的沒錢的都要出力。

但是,新興大國海軍是按照對抗美國海軍規劃、打造的。

美國海軍現有59艘核動力攻擊潛艇,其中“洛杉磯”級29艘,另有2艘預備役;“海狼”級3艘;“弗吉尼亞”級19艘,另有1艘在交付,1艘在最後舾裝,7艘在建造,2艘已下訂單。

考慮到“洛杉磯”級的退役和 “弗吉尼亞”級新建,預期基本穩定在60艘左右。

澳大利亞即使有了8艘,也不足以改變局勢。所以説,這件事在軍事上完全就是一場鬧劇。

在美國陣營引發的國際政治糾紛,還有一點看頭。但也鬧不出什麼風浪。

澳大利亞搞這幾代潛艇,鬧出的笑話,拖沓的時間已經夠多了。繼續鬧下去唄。